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被俘后这位29岁的英雄师长断肠明志

发布日期:2021-11-22 23:53   来源:未知   阅读:

  湘江之战到底有多惨烈?为何在这最艰难的时刻,反而更能显现精神的力量、信仰的力量和人性的力量?

  1934年,从江西于都出发的中央红军历经一个多月转战,计划于广西境内湘江上游地区抢渡,向湘西进发,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师,创建新的革命根据地。

  但蒋介石探明中央红军主力的西进意图后,调集40万大军,企图把红军全歼在潇水以西、湘江以东的狭窄区域里。

  负责掩护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和红军主力跨过湘江封锁线岁。这是电影中他第一次被提及。陈树湘并未留下照片,现在陈树湘的塑像多由后人根据史料描述复原

  年近七旬的韩京京,是1986年即影片上映三十年前,第一次在父亲写的一篇文章中看到“陈树湘”这个名字的。父亲韩伟的那篇文章,名为《红34师浴血奋战湘江之侧》。

  韩京京:我老父亲在世时真的是没跟我提过湘江战役的事,可能是提起来就伤心,就像我现在这样子。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含着泪还是含着自豪(写这个文章)?(我想是)既悲痛又自豪。自豪是为他那些战友们建立的历史功勋而自豪。因为在《红一方面军史》这本书里面有这样一句,“红34师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创立了不朽的功勋”。《红34师浴血奋战湘江之侧》信封“抢渡湘江手稿”六字为韩伟亲笔 受访人韩京京供图

  韩伟,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曾是红五军团34师第100团团长。陈树湘是他的师长,更是他多年并肩的战友。韩伟,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曾是红五军团34师第100团团长

  韩京京:陈树湘伯伯比我父亲入团早一年,入党早一年,岁数还大一岁。他们两个从秋收起义相识以后就几乎在一起工作。

  从父亲文章里认识的陈树湘,在父亲去世后成为支撑韩京京找寻红34师英魂的理由之一。因为父亲一直遗憾,说不清这六千多闽西子弟姓甚名谁,也不知道曾经一起战斗、一起比赛的英雄师长埋骨在哪。界首渡口上的三官堂,中央红军由此过江

  韩京京去过界首渡口上的三官堂,这里曾经是湘江战役中红一、红三军团的临时指挥部所在。如今,陈列于此的作战图、发报机、煤油灯和冲锋号似乎还能让人想到当时的战火硝烟。

  1934年11月,湘粤桂三地军阀在湘江边扎紧了“口袋”,试图在红军渡江时予以歼灭。在湘桂交界一个名为“蒋家岭”的小村子里,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和参谋长向紧急赶来的陈树湘等人传达了中革军委的命令:“坚决阻止尾随之敌,掩护主力红军强渡湘江。”

  在全长110分钟的电影中,《血战湘江》用了十多分钟的篇幅来表现渡江的过程,红军战士们以一当十、殊死拼杀。

  真实的历史又何尝不是如此。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纪念馆中光华铺阻击战模拟场景

  12月1日,发动全线攻击,占领渡口,封锁湘江。在中央纵队过江的关键时期,红34师接到了中革军委的“万万火急”电报:“在这种情况下,应坚决的战斗,至最后一个战斗员止”。陈树湘率领的红34师像钉子一般扼守在阵地,在文市、水车一带阻击追兵。时为红一方面军卫生员的刘福看到了战友们被永远隔在了湘江东岸。

  韩京京:我到新圩那去看了当年战斗过的阵地,部队经过将近一周的连续作战,已经消耗的90%都已经牺牲了。陈树湘伯伯说,我带101团的残部继续向西把敌人引开,老韩你带领师的主力部队(也就是三四百人、两三百人,具体现在谁也不知道)回到湘南去,完成中革军委给咱们的任务。我父亲说“师长啊,你是师长,只要你还活着,你在番号就在,你带着主力赶紧突围走吧”。

  两个相识多年的战友由此分别,而这一别,就是永别。就在湘江战役后,韩伟失去了战友们的消息。

  1934年12月15日至21日,长沙《大公报》连续刊登4则消息,报道关于陈树香(湘)被俘、牺牲及悬首小吴门的消息:“陈树香原名树春,长沙人,住小吴门外瓦屋街陈宅……”“经派员解至石马桥,因伤毙命……”短短几十字背后,是陈树湘断肠明志的悲壮。

  韩京京:后面这些事都是好多年后我父亲才知道的。陈树湘伯伯带着部队经过新圩边上的那条小路回到了湖南,又碰上了湘军那边的保安团,又被追打,结果在战斗中陈树湘师长腹部受了伤。他就知道敌人是为了抬着他去领赏,为了不让敌人的阴谋得逞,趁着在夜宿的时候,从腹部伤口掏出肠子,用力绞断,壮烈牺牲。

  湘江之战,红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万余人锐减到3万人。但是,红军将士们面对死亡时所表现出的从容淡定和英勇无畏,展现了令人敬仰的信仰的力量。“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渡过湘江!”这是《血战湘江》中红军战士们铿锵有力、以生命写下的誓言。电影《血战湘江》剧照

  在韩京京看来,这些九死一生的奋战,对父辈而言,是死而无憾的义勇;对后人来说,更是不可忘怀的悲壮。

  韩京京:想拍摄红34师这段悲壮的历史,我(之前)已经想了25年了,能够反映红军长征历史上最悲壮的这段历史,我就觉得已经很好了。红34师的叔叔伯伯们,你们的英灵如果在天有知,可以安息了。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烈士纪念碑园纪念馆内的英名廊,在湘江牺牲的红军仅有2万多名留下了姓名

  历史不会忘记,1934年的湘江之侧,34师在浴血奋战,一位红军师长为理想和信念践行誓言,付出生命。